大明风华背景音乐 方岽清-侠《初心》 - 音乐 - 爱心论坛aixinzuhe.cn
阅读:334回复:14

大明风华背景音乐 方岽清-侠《初心》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0-01-09 17:14
一部电视剧!让你过瘾般看下去,往往伴随着一首令人难忘回味无穷的背景音乐!方岽清《侠》第六章 初心。
大明风华的导演真是厉害,初心为精彩的电视剧增添了许多光彩。里面的昆曲同样精致典雅,天淡云闲不知道谁唱的,非常动听。http://www.aixinzuhe.cn/read-8
高处不胜寒,电视剧感觉人物挺悲壮。越看越难受,越看越想看,越看越精神。
厚重的历史。太不容易了。
看B站字幕的时候,有人说初心不好听,哈哈。这个世界总有人脑残!说不好听的也正常,正如有人说研究红楼梦干嘛,有什么可研究的,能吃还是能喝。还有人说我们区不需要图书馆,发展经济是主要的,看到这让人感慨。就凭这些思想,能有什么好经济,一个城市都没灵魂!下面的内容是从网络找来的。喜欢听喜欢看。

背景音乐听
1#
发布于:2020-01-15 11:40



著名作曲家   方岽清先生

方岽清,中国当代最具创作实力和代表性的青年作曲家、摄影家。第五届中国音乐“金钟奖”头奖获得者;“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作曲比赛第一名;亚洲国际爱乐乐团特聘作曲家;北京大学中乐学社特聘作曲家;厦门华侨大学&音乐舞蹈学院客座教授;美国TCU国际大提琴艺术节特邀艺术家;《中国国家百年经典音乐典藏系列》入选最年轻的作曲家;中央电视台“外交事业60周年”文艺晚会音乐总监;中央电视台综艺频道“澳门回归”大型综艺晚会音乐总监;中央电视台2015“海峡艺术家”大型晚会音乐总监;Leica Artist CN 徕卡艺术家(中国)高级会员。
2#
发布于:2020-01-15 11:41



著名古筝演奏家  王温豪女士
王温豪,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古筝表演专业。现任教于华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古筝教师。出版个人古筝专辑《温风始至》、《禅宗三境》、《侠》(此专辑入选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大型客机空中影音系统)。曾多次与中国爱乐乐团、广州交响乐团、深圳交响乐团、吉林省交响乐团合作演出。受邀在中央电视台、广东电视台、香港翡翠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录制节目。
3#
发布于:2020-01-15 11:46
娜木拉出生于内蒙古的音乐世家,鄂温克族。中国著名大提琴演奏家、教育家,中央音乐学院大提琴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校长。



娜木拉,2002年第四届国际柴可夫斯基青少年大提琴比赛“优秀教师奖”获得者,2003年获得由中央音乐学院推荐的“全国宝钢教育奖”优秀教师称号。多次获得中央音乐学院颁发的“优秀教师奖”、“三育人先进个人”优秀教师奖,2004年获得由共青团中央全国少工委主办的第二届中国少年儿童艺术风采大赛“大提琴专业优秀辅导教师奖”。2008年全国VC杯专业青少年大提琴比赛青年组优秀奖获得者,2009年被特邀为第六届Carlos Prieto国际大提琴比赛评委。







《音乐人生》 娜木拉
4#
发布于:2020-01-15 11:50
2009年,李美彦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取得硕士学位并留校在指挥系担任双钢琴教学和演奏工作。采访中了解到,虽然年纪轻轻,但她已多次受邀参加了奥地利Allegro Vivo音乐节、芬兰国际音乐节、世界顶级音乐学院音乐节、北京国际音乐节、北京国际现代音乐节等著名国内外音乐节。奥地利Schloss Altenburg音乐厅、德国魏玛liszt音乐厅、苏格兰Rid Hall市政音乐厅、北京国家大剧院、北京音乐厅等国内外重要音乐场地都留下了她的琴声。

她在校读研究生时期就被入选世界著名音乐大师克里斯多夫·艾森巴赫大师班,精湛细致的演奏得到了大师的高度评价:“你对音乐风格把握准确,有着自己独到的音乐见解,是一位拥有极高天赋的青年钢琴家。”她就是中央音乐学院青年教师李美彦。在一个充满阳光的惬意午后,笔者走进了中央音乐学院李美彦老师的琴房,映入眼帘的是两架庞大的施坦威钢琴、神圣的指挥台和一面巨大又明亮的落地镜,李老师正优雅地坐在钢琴前专注地弹奏着德国作曲家勃拉姆斯的《海顿主题变奏曲》。聆听着她富有激情的演奏,看着钢琴旁堆积如山的乐谱,我感到空气中凝结的德国古典音乐的温度,瞬间对这样一位青年钢琴家肃然起敬。

5#
发布于:2020-01-15 11:54


音乐公开课》 20181202 指挥家夏小汤 让你爱上交响乐(上)





如果说每一种乐器都有着自己的色彩,那交响乐就是音乐世界中最艳丽的画作,指挥棒则是这神奇的画笔,本期邀请青年指挥家夏小汤为您分享交响乐的多彩世界。


节目中您将欣赏到:
1、《拉德斯基进行曲》,演奏:中国爱乐乐团,指挥家:夏小汤;
2、小提琴演奏《梁山伯与祝英台》片段,演奏:陈莉;
3、中提琴演奏《鸿雁》片段,演奏:张建立;
4、大提琴演奏《昨天》片段,演奏:杨长缨;
5、低音提琴演奏《一生所爱》片段,演奏:王睦冬;
6、双簧管演奏《北风吹》片段,演奏:田锋;
7、单簧管演奏《贝加尔湖畔》片段,演奏:刘峤;
8、大管演奏《卡门组曲》选段,演奏:杨博;
9、圆号演奏《上海滩》片段,演奏:智强,赵旗;
10、小号演奏《游击队歌》片段,演奏:刘怀博,王宇辰;
11、长号演奏《肖斯塔科维奇第二圆舞曲》片段,演奏:刘书畅;
12、《春节序曲》,演奏:中国爱乐乐团,指挥家:夏小汤;
13、《匈牙利舞曲第一号》,演奏:中国爱乐乐团,指挥家:夏小汤。(《音乐公开课》 20181202 指挥家夏小汤 让你爱上交响乐(上))
6#
发布于:2020-01-15 11:57
广州交响乐团官网




广州交响乐团创建于1957年,是新中国成立后最早建立的交响乐团之一。广州交响乐团曾先后邀请众多中国和外国著名音乐家一起举行音乐会,除了交响音乐会外,歌剧和芭蕾舞剧也被纳入乐团的演出计划。从2004年起,乐团在每个音乐季都会上演至少一部音乐会版歌剧,并与多个世界著名的芭蕾舞团合作演出。此外,广州交响乐团是中国唯一曾在五大洲都进行过巡演的交响乐团。
7#
发布于:2020-01-17 17:25
近期热播的,屡创收视率新高的《大明风华》,是一部鸿篇巨制的古装电视剧。这种巨制,除了体现在演员的超级豪华配置上,也体现在对于历史场景、服饰装扮等大量古典细节的还原上,更加体现在后期配乐的投入上。这部电视剧在整体配乐方面,也是达到了业内空前巨制,为整部戏加分不少。

 为《大明风华》这部鸿篇巨制的电视剧配乐,和通常为影视剧量身创作配乐有很大的不同。因为这部电视剧的主题音乐创作,要早于《大明风华》这部电视剧的诞生,而这部戏中主题音乐所带来的画面感,深深影响了张挺导演,对剧中很多画面细节剪辑的节奏,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从音乐和影视的跨界属性来讲,《大明风华》的配乐甚至代表了影视和音乐真正的共创模式。音乐的抽象和影视的具象,也因为这样的合作,显得彼此交融、完美合体。
8#
发布于:2020-01-17 17:25
《大明风华》主题音乐《初心》,选自中国著名作曲家方岽清先生创作的大型三重协奏曲《侠》的第六乐章,关于这首乐曲,以及方岽清的音乐创作理念,则又是平行于《大明风华》的另一个艺术世界。

《侠》的创作缘起,是诗圣杜甫的第一长篇叙事诗《北征》。如果说西方的古典音乐,很多时候是以骑士精神作为一种人文内核,从而驱动很多作曲家的创造力。那么这一次方岽清老师,则是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侠义精神”,作为创作的原动力,使得作品在人文内核上,有了一种全新的起点和高度。这样做,也避免了在文化层面,单纯的嫁接西方曲式,形成一种音乐与文化的融而不合。
9#
发布于:2020-01-17 17:25
《侠》的音乐表现形式是“三重协奏曲”。

说起“三重协奏曲”,人们首先想到的,当然就是古典音乐巨匠贝多芬(德)1804年创作,1807年出版的那部《三重协奏曲》(作品56号)。这部作品也是当时贝多芬写给他的一位贵族学生兼资助人的“鲁道夫公爵”。因为考虑到让这位技术并不精湛的学生,能够有机会上台演奏,经过反复思量之后,才决定采取以钢琴、小提琴和大提琴,再加上交响乐的三重协奏方式进行创作。

“三重协奏曲”无疑兼具了钢琴、弦乐三重奏的细腻婉约,以及交响乐的磅礴大气,也成为古典音乐历史上,一种非常独特的音乐表现形式。不过,在这部《三重协奏曲》于1808年维也纳首演之后,200多年来,在世界范围内,却一直没有作曲家写出另一部《三重协奏曲》,直到方岽清老师笔下的这部《侠》的问世。
10#
发布于:2020-01-17 17:25
作为一部中国题材的《三重协奏曲》,方岽清的《侠》在三重奏的乐器配置上,也有了全新的编制,即在保留钢琴和大提琴的基础上,用古筝取代了小提琴。并且加入了“尼泊尔风铃”、“达拉布卡鼓”、“磬”带有强烈东方气质的特色乐器,以及禅宗中经典的《楞严咒》律动等多达17种打击乐器。

古筝——这件中国传统经典弹拨乐器,已经有两千多年历史,这件乐器作为《大明风华》剧中音乐的支点,也是作曲家方岽清继《兰陵王》和《禅宗三境》两部古筝协奏曲首演成功之后的又一次全新挑战。古筝那种优美、灵透、静雅又韵味深长的音色,也赋予了《初心》这一乐章,以真正的“初心”,在《侠》这部“三重协奏曲”作品里,更是起到了一种回溯侠义世界初心的支点作用。
11#
发布于:2020-01-17 17:25
出现在《大明风华》片头的《初心》,则因为电视剧的背景需要,加入了更恢宏的管弦乐,以衬托那种“风华”大气场景。但对位的古筝弹拨,则在这个基础上,带入到“风华”背后的另一条主线,关于孙若微内心细腻、敏感的世界。历史长河的壮丽和剧中人情感的细腻,就这样在一首片头曲中合流。
12#
发布于:2020-01-17 17:26
与此同时,《大明风华》的配乐,还同样引用了方岽清老师《侠》这部作品中《修行》、《天涯》、《师徒》等乐章的片段。《修行》对于恐怖和压抑氛围的营造,《天涯》对于朱棣内心世界的勾勒,以及杨士奇和太孙在朱棣床前时响起的《师徒》,都对剧情有极强的烘托作用。不仅增强了剧集的氛围体验,而且音乐本身也是独立的艺术品。这恰恰说明方岽清在音乐创作时,那种融入个人情感的灵气,从而使得音乐成了一种真正超越时空的永恒艺术。也让不同的风华,隔代相通。
13#
发布于:2020-01-17 17:26
这个时代,很多人说古典音乐已经没落了,也有更多的人说影视剧的配乐越来越模式化,但在《大明风华》这部电视剧里,方岽清老师用他音乐的品质,反驳了这种说法。古典音乐即使在这个时代,依然可以最准确的表达现代人的共情,依然可以在音乐形式上,进行更多复合跨界的突破。影视剧配乐,同样可以根据剧情,写得这般感性又高级,既能与影视剧彼此互动,又能在影视剧之外,成为优秀独立的音乐作品。

在这样一个浮躁的年代,像方岽清老师的很多音乐作品,更能通过恢宏的叙事、细腻的传情,提升当代人的艺术审美,让最美的音乐风华,可以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
14#
发布于:2020-01-17 17:28
热播剧《大明风华》的初心:“没有时代隔膜的大剧”

电视剧《大明风华》中,明成祖朱棣死前眺望茫茫雪野,千言万语却只有一句话:“人生真短,如此江山,岂不令人留恋。”
为了这句台词,编剧兼导演张挺想了两周时间。在他看来,此时的明成祖知道生命走向尾声,所以应该感慨万千,“他一生英雄,死于马上,既有欣慰,也有伤感,而且要一句话直击内心。”为了这一句话,张挺辗转难眠,“我经常躺在床上闭目遐想,幻想自己便是人物,死亡就在眼前,胸中翻腾,滋味很难受,十日未得一句。后来有一天刚睡醒,开始认真思考,觉得胸口一疼,有一种巨大的怅然笼罩在心里,几乎透不过气来,然后,那句台词脱口而出。”
死亡对于帝王和平民一样的残酷冰冷,让一切有了幻灭之感。然而,张挺并不只是在帝王如烈日般的显赫与坠落之间做文章,他更想着墨的是描画人间。
在张挺看来,帝王之家同样有着普通家庭的喜怒哀乐,朱家家族一代一代的自相残杀,特别像《百年孤独》里的故事,所以“家长里短”是《大明风华》的一个切入点,张挺想讲述的是一个被诅咒的家庭故事,在这个家庭中,每个人都想抱团取暖,但是谁都做不到,因为他们都被权力彻底异化了。
历史剧如何准确秉持“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创作原则,合理把握历史逻辑与艺术逻辑,做到既“有意思”更“有意义”,是目前历史剧创作中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张挺说:“我希望能够把《大明风华》创作成一部没有时代隔膜的大剧,这是我的初心。”
台词接地气 破了做作的障
《大明风华》原名《大明皇妃 孙若微传》,改编自莲静竹衣的小说《六朝纪事》,讲述了明朝初年,国家开创盛世,孙若微历经五帝六朝的故事。明永乐元年,御史大夫景清遭成祖朱棣满门抄斩,长女蔓姝为孙忠所救,化名孙若微被收养家中。若干年后,隐秘势力“清正教”暗中操弄孙若微,欲将其嫁给野心勃勃的汉王。然而,因缘际会中她却嫁入东宫,成为与自己偶然相识的皇太孙朱瞻基的嫔妃。入宫后,身怀父仇家恨的孙若微历民间苍生之疾苦,睹宫廷险恶之争斗,她的心智逐渐成熟,情感也愈发倾向于心地善良的朱瞻基。最终,她决心放弃个人仇恨,辅佐登上皇位的丈夫为民众和天下谋求最大的幸福和安宁。朱瞻基英年溘逝,孙若微又先后经历了朱祁镇、朱祁钰两帝执政的时代,她用自己的气度和智慧数度救大明王朝于危难,并把自己一直秉持的仁德之心和以天下为己任的责任感传递到儿子朱祁镇身上。历经坎坷的孙若微终于可以“放下”命运所加与她的一切,坦然面对历史的洪流与辙痕。 该剧由汤唯、朱亚文、王学圻、梁冠华、张艺兴等主演,正在优酷和湖南卫视热播,因为是汤唯首次主演的电视剧,故从开拍即引来极大关注。
张挺此次是“编而优则导”,此前他知名的编剧作品包括《警察李酒瓶》《看车人的七月》《射雕英雄传》《花木兰》《道士下山》等,导演作品有《斗爱》《海上孟府》。《大明风华》由其自编自导,在8个多月的拍摄中张挺一天都没有休息。由于各种原因,开拍时尚有剧本未完成,张挺拍完戏后还要继续创作剧本,幸好,张挺不是一个对写作环境要求严苛的人:“我不需要安静的地方,中午在食堂都可以写。”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对剧本降低要求,张挺形容说要把剧本写好的压力是“巨大无比”:“因为我们组里没有怂的演员,你剧本写差了,他们会不演的,而且导演威信会出问题。我当时的标准就是写出来的剧本要像大家追的网络小说一样,第一时间看完剧本,就会非常喜欢,有浓烈的热情。《大明风华》是两年前拍的戏,但是我们演员后来聚会的时候,他们不但清晰地记得自己的台词,其他人的台词也都记得。”
张挺表示《大明风华》于他,是一个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的作品,“谈不上积累够了,我觉得是表达的观念更成熟了。”
成熟,是张挺更相信自己的文学判断和文学表达,所以,他的台词去掉了形容词,语言简洁干净有力,“破了做作的障”。
张挺说,《大明风华》从台词到故事,他没有追求华美,努力做到的是直指人心,“不管别人觉得好坏,于我而言,满口生香,可以反复咀嚼其中的人生况味。”就像他揣摩多日的朱棣那句:“人生真短,如此江山,岂不令人留恋。”
还有写宣德皇帝朱瞻基病逝前的一句台词。朱瞻基久病在床,晚上卧在大殿上处理公务,大臣很难过,劝他回寝宫休息,张挺说他想写出一句台词,可以表达出这种久病无奈的心态,要把37岁早逝的帝王心有不甘的愤懑写出来,他写的是:“我终日昏昏沉沉,借着大殿上这凉气,才能清醒一两个时辰。上天先用病痛折磨人,再让人不惧怕死亡,若能一睡不醒,是我的福分。”
扮演朱瞻基的朱亚文拿到这段台词,本能是拒绝,因为他念时觉得浑身疼痛,心情颓废到极点。最后,朱亚文还是说了这句台词,张挺说:“非要说这一句,否则这种心境永远不能调动全部的情感流淌出来。”
之所以说自己“破了做作的障”,就是选择了这种简洁而有力量的语言。张挺认为这种语言在表达上更加接近人,在他看来,语言不能成为戏剧障碍,只能成为戏剧的助力,“这个是前提,所有的努力,包括摄影、道具、服装,一切都是为了表达人物服务的,这些东西都是道具,让他不穿戏服演,没有问题。因为戏剧的魅力不是在周边,这些周边东西是让你进入幻觉,比如说,我穿上戏服,进入幻觉相信我是那个时代的人,但是最重要的是我,而不是这个戏服。你看京剧,不管演哪个时代都穿一样的衣服,环境永远是一个桌子两把椅子,你不会看到布景,戏剧的本质就是这样的,最重要的是描写人物的内心活动,描写人物的抉择。”
最好的剧,永远是观众有参与感的剧
在张挺看来,历史剧最重要的是要与当代人对话,观众可以在剧中看到自己,彼此之间有沟通:“历史剧特殊的意义是提供了人生样本。比如说剧中胡善祥和孙若微姐妹俩,就是原生家庭的样本,这两个人出生在不同的原生家庭里,她们一辈子到死都带着原生家庭的气息,她们的人生格局已经注定了,写在基因里去了。”
张挺出生于书法世家,自小被要求练习书法,还会被要求读些史籍。张挺说史书读得越多,就越会从那些技术性的细节里跳出来,“技术性细节就是哪个人活着,哪个人死了,哪个人来了,哪个人走了,历史上这些琐碎的细节非常多。但是这些都不是真正的历史,或者都不是真正的历史精神。真正的历史精神,我是从钱穆那儿学到的。钱穆、黄仁宇谈中国历史,他们都是从更大的角度去谈。我是学戏剧的,当我在读历史的时候,我主观上就带着一种观念,就是这些历史人物曾经都是活生生的人,他们与我们并无大的差别,他们究竟是如何做出来的选择,你在了解那段历史之后会发现,他们本来就应该如此。我觉得孙若微也好,于谦也好,他们都是从我们中间走出来的普通人,他们本来也应该跟我们一样平平安安地活到老,跟我们一样做个普通人,但是历史需要他们在那一刻挺身而出,历史就选择了他们。”
所以,在《大明风华》里,张挺最终要表现的是人,“《大明风华》里的人物有一种极为强烈的生命力,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都有这种光芒四射的生命力,绝对不萎靡不振,我这个戏里没有阴谋,全是阳谋。”
而为了达到“没有时代隔膜”的目的,张挺说自己用了一种“现代化审视”,所以在描述了明朝的大事件之外,他还要讲述“家长里短”,讲述朱家这个被诅咒的家庭故事。骄横的汉王也有可爱的一面,强大的太子也会脆弱,皇帝也会为家事忧愁,最受宠的皇太孙却极其缺乏安全感……张挺说:“朱棣跟几个儿子斗来斗去,最后也是死在自己的问题上。说实话,被亲情包裹的权斗还是权斗,不是亲情,你拿这个方法去养孩子,就会出问题。这个视角是平视的,绝对不因为你是皇上,你就伟大,你就高尚,不是的。我们这个戏里一点‘强权即合理’的可能性也没有,我觉得这是《大明风华》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大家看了觉得这个剧很家常,是因为把皇帝从高处给拽下来了。一旦进入现代化审视以后,皇帝的光环就消失了。我觉得很多古装戏写到今天,都是给皇帝找好多借口,说他不是坏人,他是迫不得已,他是被架在这里。”
张挺表示,创作中最难的部分是与当代人的对话,发生在600年前的人和故事怎么能打动当代人?他认为,最好的剧,永远是观众有参与感的剧。
虽然原著小说讲述了孙若微历经五帝六朝的故事,但张挺表示,《大明风华》并非一部“大女主”的剧,孙若微在剧中并未被“神化”:“作为母亲,儿子被抓后,她作为太后领导抗战,她穿上铠甲,跟战士说我不会投降的,我也不会自杀,你们战死,我也战死。这部剧没有神化一个人,但是要把这个人物所展现出的巨大勇气呈现出来。《大明风华》不是大女主剧,很多剧里的大女主都是男人的寄生虫,包括女人的意识里也把自己变成一个依附之物,但是《大明风华》里的女主人公没有依附男性的,她们都有强烈的自主意识。”
思来想去,张挺说无法为《大明风华》找到准确的定位,因为它不是大男主戏,也不是大女主戏,又不是板着面孔说教的所谓传统正剧,也不是《还珠格格》《戏说乾隆》式的喜剧。“有人说这部剧是‘玛丽苏’,可‘朱家五子’占据了四分之三以上的舞台。有人把它定性为偶像剧,可剧中惨烈的战争、郑和归来的辉煌、帝王心事的苍凉,远不是偶像剧的框架所能包容的。它就像一个温泉,观众可以自如地浸泡在那个世界中。我所期望的,就是观众们可以充分享受这种新奇的另类的观剧体验。”
大量梦境是话剧玩法,自由自在得一塌糊涂
《大明风华》从开机到播出共730天,各工种参与人员有2310位,大场面戏自然少不了动辄上千人的调度。除了台词之外,作为导演,张挺比较有成就感的是,他在剧中尝试了话剧风格,几场战争戏颇有突破。
张挺小时候吹笛子,后来考了中央戏剧学院就开始接触戏剧,“我考中央戏剧学院的时候,从拿准考证、拿到招生简章到考上也就一个多月,当时对戏剧完全不熟悉,就觉得特别好玩。1994年进大学,对拍电影这件事情觉得很神秘,那时候看的电视剧也很有限。”就这样对戏剧完全不了解的张挺误打误撞进了这个圈子,“我上大学的时候是编剧导演混合专业,我们当时两个方向,一个是戏剧创作方向,一个是理论方向,我当时学的理论方向。”
大学时爱上话剧的张挺在《大明风华》中尝试了一把话剧风格。他说:“这部剧最有意思的戏不是跑来跑去的戏,反倒是几个人在那里你说我说的,同一地点,同一人物里面做的,就是这样出来的,这里面有大量的梦境都是话剧的玩法,自由自在得一塌糊涂。”
“朱棣去世”这段情节也受到了观众好评,这段显然就有话剧品格。“朱棣死了以后,太子爷突然梦见朱棣来了,当时太子爷在北京镇守,朱棣带兵在蒙古,朱棣来干什么,跟他儿子和解,病重在床的太子朱高炽突然看见征战在外一年多的父亲来到自己的床前,父亲拿出一个青铜凤鸟送给儿子,只因为朱棣曾说过‘每一次从战场上回来,都要给你带礼物’,朱高炽病情好转并动情地说,‘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天底下就没有什么难事’。但最终原来是大梦一场,朱棣转瞬消失,只留下一个青铜凤鸟扣。”
张挺说拍戏时大家很感动,“我们现场用风扇、用光、用音效,大家玩得很开心。像又回到戏剧原始的形态,戏剧原始的形态就是过家家。”
张挺喜爱昆曲,众多曲目中,最爱《单刀会》,绝对百听不厌。于是,在《大明风华》中,第一集开篇便唱起了元曲《关大王单刀会》:“好一个年少的周郎何处也,到如今落了个灰飞烟灭。”
虽然一切终将灰飞烟灭,《大明风华》也会曲终人散,但是张挺仍充满满足和幸福感。因为拍摄《大明风华》于他而言,就像是完成了一个白日梦,看着这个梦想由一张白纸变为一部作品。他表示,由于自己的才力问题,《大明风华》肯定有很多瑕疵,但一切终将结束,而他,也会投入到下一个白日梦中。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