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培云:底线派 - 历史 - 爱心论坛aixinzuhe.cn
阅读:36回复:0

熊培云:底线派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0-02-08 14:24
一个社会若要有持续的创造和发展,要有引以为荣的精神生活,就必须有共同的底线,有符合人性的基本的价值观。

小时候我的父母对我没有太多的要求,只希望我能考上大学,离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在城里过很好的生活。对于农民来说,实现“鲤鱼跳龙门”,这人生理想、个人奋斗就差不多完成了,接下来就像童话里说的,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了。


然而,现实却往往不是那么美妙。一方面,人们必须通过个人奋斗改变自己的命运,另一方面,仅有个人奋斗是远远不够的。因为社会没有共同底线,个人奋斗就像在峡谷里走钢丝,你走得过去是侥幸,走不过去是命运,一阵微风也许就能将你吹下钢丝,跌落悬崖。与此相反,如果社会有方方面面的共同底线,个人命运将会大有改观。

所谓共同底线,首先是制度底线。如果承认农民工有进城务工的权利,那么必须填平遣返收监农民工的陷阱;如果承认收容遣送条例是恶的,那么就必须立即废除这个条例,而不是等到死了人后才去反思;


如果承认枉法裁判将污染社会正义的水源,就必须尽一切可能确保法治得以运行;如果承认犯罪嫌疑人享有最基本的人权,就必须禁止各种形式的刑讯逼供;


如果承认言论自由是公民不可或缺的自由,就必须杜绝所有针对这一自由权利的跨省追捕;如果承认公民合法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就必须让推土机在私人住宅前低下傲慢的头颅;


如果承认健康是每个家庭的第一民生,就必须以严厉的监管使食品生产商不敢越雷池一步……只有在这样的共同底线之上,人们才能够获得更多的安全。以权利为中心的共同底线的价值,就在于使峡谷上的无数钢丝集结成网,使人们即使走在一个动荡的世界里,也能如履平地。
 
以权利为中心的共同底线同样包括共同的价值观与责任心。每个人的价值观未必相同,但总有一些共通之处。每个人都有吃饭的权利,这就是普世价值。


就像资中筠先生讲的,为什么古往今来各国都不约而同地把剥夺他人自由的监狱当做一种惩罚手段?这说明人的天性是要自由的,而这种自由就是普世价值。在一个功能正常的社会,即使是观点相异的各党各派,也会有共同的价值观。
 
我们生活在充满悖谬的标签世界里,这固然有语言的贫困:一方面,没有标签和命名,有时候讨论无法展开;另一方面,正是因为这些标签与命名,讲不清道理又像是我们的宿命。


考虑到观念形成的复杂性,也不愿为某个团体背书,所以我没有主动接受过任何派别性的称谓,左派、右派、自由主义者、中间派、公共知识分子……我代表不了任何人,每天都在变化,我甚至代表不了昨天的自己,我只能代表此刻的自己发言。如果非要将我划入某个派别,我愿意承认自己是“底线派”。
 
今天的社会越来越开放,观点越来越多。各派宁愿为差异而争斗,而不是为共识而努力,这不得不说是个悲剧。如果这个国家的精英,能够为共同底线而努力,我相信当下的许多问题会好解决得多。
 
在底线派眼里,法治也不是什么高远的事,不过是求一底线;有尊严的生活也不是什么高远的事,不过是求一底线。今天很多被我们视为天花板的东西,其实在别的国家也不过是一底线。


康德曾经说过:“人类在内心里有其尊严,因此他是万物之灵,而他的根本义务也在于不去否认在其人格当中的人性尊严。”我很喜欢这句话。


愿每个人都能守住自己的灵魂,愿人性尊严成为这个社会需要共同守卫的底线;愿今晚难以触摸的天花板,在明天清晨我们醒来的时候已经下降为我们的底线。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