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彩虹合唱团金承志 - 音乐 - 爱心论坛aixinzuhe.cn
阅读:88回复:6

上海彩虹合唱团金承志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0-01-28 10:35
有时候看到有人说彩虹合唱团不红了,瞎扯,我就经常听,疾风等等。让我们深入了解一下彩虹合唱团的指挥。


创立彩虹合唱团的时候,金承志二十岁出头,是音乐学院指挥系的一名学生。这个学生很胖,腆着肚子,留着长发,一点都不青春,看上去像四十多岁了。


那时候,金承志觉得这是指挥应有的样子:如果把乐队比作军队,指挥就是将军,军令如山,令行禁止。


当指挥的第一课,就是看你能不能把团员镇住。前辈传授了他两个妙方:一要会给脸色,二要会喝酒。排练厅里,你要全程虎着脸,时不时还要扔个谱子、摔个门,大家就会知道你不好惹。下了场呢,要学喝酒,两斤白酒起步,才能把一个团喝服。


于是,读完5年大学,金承志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老成、油滑,还带点江湖气。于是他被宣布:金承志,你出师了,你是个合格的、镇得住人的指挥了。只有金承志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他再也感受不到音乐带来的快乐了。
1#
发布于:2020-01-28 10:44
彩虹合唱团火了。它带着戏谑和解构的标签而来,前所未有地突破了人们对音乐的想象。《张士超》的爆火不是偶然,在之后短短一年内,金承志接着写出了《感觉身体被掏空》和《春节自救指南》,将彩虹合唱团变成了一支现象级的音乐团体。
2#
发布于:2020-01-28 10:43
有些人唱完了,脱掉演出服,换上西装,再回去加班。

铁打的彩虹,流水的团员。这个非职业的合唱团,靠无数人对音乐的热爱维持着,活得比金承志想象得更顽强。2016年,《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诞生了。

它占据了好多天的热榜,也占据了《人民日报》的版面。“生活中再简单的故事和情绪都经得起吟唱,再焦虑的情绪经艺术的调侃后也能轻松解锁。”《人民日报》最后说,“呼唤更多的《张士超》,呼唤更多的彩虹合唱团。”
3#
发布于:2020-01-28 10:43
我们再来说彩虹合唱团。几年过去了,最初的8个人,现在几乎只剩下了金承志一个,但是团员越来越多了,很多都是金承志从复旦合唱团“薅”来的:学生毕业之后,对合唱恋恋不舍,就来彩虹唱。
4#
发布于:2020-01-28 10:42
金承志变了。

离开泽雅山后,他瘦了,头发剪短了,变回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温和、快乐、从不发火,他的风趣藏也藏不住。

凶不起来的另一个原因是,复旦合唱团的影响。那时候,他坐到排练厅里,下面就有人举手:“老师,乐谱上这个拉丁文是什么意思?”换成一年前,排练还没开始就被打断,该上演摔谱子的戏码了,摔完谱子,晚上再来顿大酒,把这群兔崽子喝服了……

可是,这里是学校哎,学生会理你这一套吗?金承志只能低头看乐谱,看着看着汗就流下来了:这个拉丁文到底啥意思啊?另一个学生接口,稍微化解了金承志的尴尬:“老师,我正好知道,这个拉丁文的词根,来自于希伯来语,它的意思是……”后来,经历过他指挥的团员说,那个时候,复旦合唱团就像英国下议院,金承志一站到台上,人人都抢着举手发言。他太谦虚了,人人都可以给他提意见:刚才的排练哪里不好,下次可以怎么改。然后他们的指挥,会很夸张地深鞠躬说:谢谢!
5#
发布于:2020-01-28 10:39
泽雅山,是金承志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日子。

山上的云很慢,人很慢,说话很慢,生活也很慢。山里的村民对他说:小金啊,你太慌张了。吃饭干嘛要吃得那么快?赶着回去有事吗?没事就坐下慢慢吃。吃完再抽根烟、喝口酒,吃饭是多么快乐的一件事,别把它搞得那么慌张。

活了24年,居然开始被人教吃饭,金承志觉得这样的日子有意思。音乐也变得有意思了。他在山里慢慢走,天上是流云,身边是羊群。他慢慢地走着,草木簌簌,树影摇动,鸟鸣声让他想起小时候。

上一次听到这样美妙的鸟鸣时,他还是个小孩子呢。这个小孩子爬上了钢琴,叮叮咚咚地把鸟鸣声弹奏出来了。这个小孩子还喜欢在深夜里吹笛子,吹着吹着远方有笛声相和。

那时候,音乐让他多么快乐。原来这就是音乐。它是风声,是鸟鸣,是流淌不止、让人快乐的旋律。他的音乐回来了。
6#
发布于:2020-01-28 10:37
再来说彩虹合唱团,在那段坏掉了的时光中,彩虹是唯一的例外。它最初只有8个人,都是指挥系的学生,为了应付学院里的合唱课,他们组了个团,定名为“彩虹”,取彩虹“五彩斑斓”之意。


结果,合唱课结束了,彩虹合唱团还在。因为8个人都觉得,唱歌好好玩。彩虹合唱团让金承志获得了短暂的喘息。在这里,他不用像一个板着脸的监工,守着一部名为“乐队”的机器,以及几十个随时可能出岔子的零件。唱歌好好玩,这个理由就够了。彩虹合唱团不是为了某个目的而生的。


24岁,金承志毕业了。那一年,他接到急电:家里破产了,父亲生病了。在此之前,他是温州富商家的二代,从无金钱之虑。那通电话后,他第一次意识到,“人应该是要工作赚钱的”。继而意识到,他找不到工作。指挥系的学生毕业后,对口的工作本来就少。一个成天装成老艺术家的、肥胖高傲的年轻人,真的不怎么受欢迎:金承志尝试和几家合唱团合作,结果人家不喜欢他,挨个儿和他解聘了。


这个本命年里,所有的坏事全部聚到了一块儿。人一旦落魄起来,连狗都会绕着走。不知从哪天开始,金承志没朋友了,他变得很愤怒:见到谁就想喊人滚。


最后,金承志选择把自己关起来,看剧、打游戏、抽烟、喝酒。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他更胖了,危及健康。母亲赶紧把他叫了回去,让他到泽雅山来,陪父亲疗养一阵子。
游客


返回顶部